首页   各地孙氏   孙氏渊源   宗族文化   各地祠堂   谱序祭文   修谱素材   历代名人   近代名贤   家谱档案   墓志铭   在线留言   论坛
网站公告
 
孙氏家谱网顾问团名单
中华孙氏书画名家 网络书画展
孙弘展作品展销
我们可以提供的家谱复印件目录
孙氏家谱网联系方式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各地孙氏
北京市
天津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内蒙古自治区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省
上海市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海南省
重庆市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西藏自治区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台湾省
香港特别行政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海外
其他
历代名人         
 
孙家七孙家八的故事
来源:网络
作者:孙新栋
2017-01-05
评论:0  点击:1312

第一节 老娘舅累受敲诈  野和尚恶贯满盈

 

大约在明末清初年间,孙家村东头的门堂里台门,住着一对力大无穷的农家兄弟,名叫家七、家八。传说家七家八不但力量惊人,而且机智也是超人一等。

家七家八的外婆家在东阳县的山区,那里有一座东山寺和一座西山寺,东山寺的野和尚号称东山大王,西山寺的野和尚号称西山大王,两个野和尚拳脚了得,品行恶劣,到处欺压百姓。家七家八的老娘舅也饱受其苦,年关一到,野和尚便要来敲诈年货钱,数目之巨,一年比一年厉害。老娘舅平日里忍气吞声,只求安分,但这一次实在气不过,便带信叫外甥正月里去拜年,只想刹刹野和尚的歪风。家七家八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闻知老娘舅受如此欺压,不禁怒火冲天,等不及正月里便赶往东阳,直奔山上找两个野和尚算账。看着家七家八年轻莽撞的样子,老奸巨猾的东山大王心生一计,提出先与家七踏步比武。原来他擅长旁门左道,能在踏步时暗中点穴算计,轻易取人性命。

家七岂肯上当,何况盛气之下也没有这份耐心,当下大喝一声:“踏什么鬼步?”紧接着伸手一抓,一把抓起东山和尚,往上一擎。家七出手之迅捷,东山大王哪里来得及招架,竟被擎在空中动弹不得。西山大王急想上前搭救,家八大手一拦,西山连连倒退。那边家七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顺势将东山大王往大门上狠狠地摔去。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和尚笨重的躯体重重地撞在门楼上,又被反弹落地,倾刻间气断血流,一命呜呼。西山大王见势不妙,拔腿就逃,只丢下一句:“三年后再会!”兄弟俩也不去理会,径自回家而来。

第二节 挟牛过河西山胆寒  石磨当扇和尚屁滚

              

孙家村前面的大侣湖畈中,河沥交叉,田片纵横。这天下午,晴空万里,家七正在村前的肚兜角耕冬田。肚兜角是一个田畈之名,田畈右侧不远,就是孙家村的上县大路,俗称鼓架大路。

这时候,大路上走来一个大摇大摆的人,正是西山大王。原来三年已到,西山大王经过这几年的苦苦修练和精心准备,今朝就要来找家七家八报仇了。只见他装扮利索,神气十足,又别出心裁地在耳朵上搁了一根铁扁担,扁担两头悬着千斤重物,耀武扬威而已。

到了肚兜角附近,西山大王停住脚步,他想先将家七家八的住屋地方打听清楚,一进村便可直冲其处。看到有个农夫正在耕田,西山大王便大声喝问过去:“喂!耕田佬,有俩个叫家七家八的住在哪里?快快给我指点详细!”

西山大王不知耕田者就是家七,但家七眼尖,早已认出这个家伙,又见他如此装束,心中已经有数,却佯装不知。只见家七手扶犁把微微转首,也大声地回应过去:“噢!这位客人,看你这样子,要找家七家八吗?”不等和尚回言,家七又笑道:“正好!家七家八就是我的东家,看这太阳也快偏西了,我就领你过去吧。”

西山大王答应着走了过来,家七“哗”的一声喝住耕牛,随即收拾犁具,将一张大铁犁扛在左肩,腾出右手抓过耕牛,好像抓小猪似的,西山和尚不禁诧异,心想家七家八的手下人都是大力士吗?

田头就是一条数丈宽的小河沥,村庄隔河在望。家七像是对着牛儿道:“畜生,这里跨过去算了!”好个家七,一把将牛挟在胁下,暗运劲力,“嘣”地一跳,果然连人带牛又带犁跳了过去。到得对岸,回转身来,顺手抓过牛脚往水中汏汏干净。

这下西山大王心中又是“格顿”一惊,想不到家七家八下面的一个耕田佬竟有这等功夫,那家七家八本人不知要高强多少倍了?但既然到了这步田地,只有硬着头皮跟上去再说。西山大王本来也想连人带物跳一跳,又怕没有把握,只得先把货物扔过河去,随后提上一口气,跳过去紧紧地跟着。

家七毫不在意,就当没事一样,临近村口时回头喊一声:“就快到了!”径直往门堂里家中奔去,但闻脚步呼呼有声。西山大王尾随其后,不敢怠慢,刚来时的威风显然消了一半,耳朵上的铁扁担也不由自主地摘了下来。

转眼到了家门口,家七放下犁具,拴好耕牛,招呼西山大王进屋。刚刚坐定,弟弟家八从门外跨了进来。乍见和尚,家八略一滞步,望望家七。家七以目示意,同胞兄弟一脉相通,家八已然明白,于是对着和尚抱了抱拳道:“这位客人从何而来,到此又有何贵干呢?”

西山大王正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家七已笑着替他解了围:“客人远道而来,想必有要事找我们东家,俩位东家都到哪里去了呢?”家八接口道:“原来如此,我们东家刚刚出门到临浦粜米去了,大概要到明天早上才能回来,我来烧茶与客人吃吧。”说罢蹲到炉子边,顺手捡起一段老毛竹篰头,“啪”的一捏,老毛竹篰头扁窄窄地碎成一把,家八再拗几下,放入炉中,点火生炉。

顷刻炉烟弥漫,家八好像在找扇子,一时又找不到,便起身在隔壁麦磨架上卸得一爿磨盘,掂了掂,走到炉子跟前,就将磨盘权当炉扇,“啪啪啪”地扇了起来。这举手投足,无不轻松自然,桌子上陪客的家七也是神闲气定,只是偶尔用眼角余光,扫一下和尚惊异的表情。

那边西山大王真是看在眼里,惊在心里,只觉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走更不是。家七家八却不慌不忙地请他喝茶吃饭,留宿客房。

到了晚上,西山大王反来复去地睡不着,越想

越怕,浑身不寒而栗。思量着这家七家八的底下人已是这般了得,估计与他们相斗都要落败,更不必说与他们的主人斗了,到时候恐怕要回不去呢?常言道:“三十六着,走为上。”终究性命比脸面更要紧呢。

“快逃吧!”西山大王差点儿喊出了声。终于

熬不到天亮,就偷偷地起了床。只是心中有所不甘,绕着门堂里的石板天井暗暗地踏了一圈,石板顿时纹裂,可见其武功也确实不凡。但终究还是被家七家八吓得心寒胆颤,不辞而遁了。

其实家七家八早就估计得到,这野和尚八九不离十会逃遁而去,凌晨的响动,何尝没有发觉,只不过任其逃遁,老子也没有闲工夫陪他。

天亮以后,邻居们都纷纷围拢来打探消息,听说野和尚吓破了胆,趁夜逃走,大伙儿哈哈大笑,直夸家七家八机智勇敢。

却说西山大王一路狂奔,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只恨脚下少了一对飞轮。到得东阳,汗透衣衫,身上忽冷忽热,心中尚有余悸。从此以后,再也不敢踏进诸暨,更不敢提起家七家八的名字了。而家七家八智勇双全,自此威名远扬。

 

第三节 家七家八拳出如风  红头发婆香消玉殒

 

却说数年之后,孙家左对面七里之遥的姜陇村(即今江龙村),恍然间冒出了一位武林女王。此女满头红发,人称“红头发婆”。红头发婆武艺高强,气力超群,别说女中无敌,就连多少勇猛有力的男子汉也照样败在她的手下。红头发婆当然也知道家七家八的英名,却扬言要降服家七家八,再称霸古越天下。

家七家八年青后生,哪里容得下这等轻蔑,骂一声:“红头发婆太过猖狂,我堂堂家七家八,岂肯让你轻视!”时值七月,田稻上岸,农中小闲。一天下午,兄弟俩说走就走,双双直奔姜陇村,要找那红头发婆一战高低,看看究竟谁死鹿手?

盛夏天气,暑热难挡。红头发婆虽是女子,平日里却喜欢到一个浅浅的山塘中去洗澡,塘边有一株小桕树,她只将一块红布头高高地挂在桕树上,示意行人远避。

这天午后,天气特别闷热,好像就要下雷阵雨的样子,红头发婆破例在家中洗澡,设浴盆于台门大间之中,为了防止闲人误入,特地搬过来一只大石捣臼堵在大门背后,谅别人休想移动半分。待一切安排停当,红头发婆便宽衣解带,在大间里面从从容容地洗起澡来。

恰恰家七家八也是趁着这个辰光赶来姜陇,因为此刻太阳开始西斜,炎气稍退,而临近傍晚又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足够双方厮杀打斗。

六七里的路程,不到一袋烟的工夫就到了。兄弟俩奔到姜陇,寻着红头发婆的台门冲了进去。台门口刚走出一个人,家七家八劈头就问红头发婆在哪里?那人惊恐之下,以手指指大间而不敢言。兄弟俩几步上前,也不顾三七二十一,飞腿踢开大门,只听得“蓬通”一声闷响,大捣臼骨碌碌地滚向一边。红头发婆猛吓一跳,突然看见俩个青年男子闯入浴室,顿时惊羞万状。慌乱中,红头发婆虽一跃而起,却不知该迎战好,还是不迎战好?犹豫之中仅以双手本能地遮护私处,终于背身向隅,惶然退却。说时迟,那时快,家七家八的拳头已是狂风般地卷了过来。大间内光线暗淡,红头发婆又朝着暗处躲避,而家七家八正在莽劲上,一看见红头发,谁也不注意她光身不光身,只顾拳脚招呼。俗话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又早闻红头发婆绝非等闲之辈,家七家八此刻是丝毫不敢怠慢,犹恐出拳不够重呢。可怜红头发婆空有一身本事,只因片刻失措,已遭杀身之祸。

家七家八这时回过神来,觉得不大对头,心想红头发婆今日使的什么鬼花招,怎么还不回手?疑惑之下,拳脚稍慢。奈何为时已晚,只见对手软软地瘫下去了。兄弟俩一看方知不妙,原来红头发婆竟然赤身裸体,已是命奔黄泉,香消玉殒了。

兄弟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心想原本是来比武的,却成了偷袭伤人性命,虽胜不荣。尤其偏逢女子洗澡之际,真是鲁莽之极!

正当家七家八走出大门,愈想愈觉得惭愧而且后悔之时,空中乌天黑地,天雷大雨倾盆而下。兄弟俩回身看看,院子中还有两只石捣臼,便随手各搬一只,翻转当做凉帽,戴着回来了。

 

第四节 一代女王龙脉已破  两员大将出世太早

 

据传,红头发婆本可成为一代女王,将来她的儿子还能做到皇帝,而家七家八则是左右大将。之

所以早早地一命归西,全因为姜陇山龙脉被破。

却说红头发婆有一个未婚夫,历来要和父亲反别,父亲要他往东,他却要往西;父亲叫他上山,他偏要下地。他父亲善于看相看风水,最后在姜陇山脚郦家湾看好了一穴天子风水,墓址朝塘,自己百年之后,葬在那里,子孙能做帝王。临终之前,他将儿子叫到床前,要将墓址的方位仔细告诉儿子,但因儿子从来都不听他的,所以担心这次又要和他反别,便故意反着说:“我看好的墓穴在某处地方,你千万不要将墓首朝塘。切记!切记!。”心想儿子一反别,岂不刚刚朝塘,天子风水就来东了。儿子哭着应道:“父亲放心,孩儿记往了。”心里也想着,我一辈子与父亲作对,实在太对不起父亲,这最后一次,就依了他老人家吧。后来果然依言照办,恰恰没有将墓首朝塘,可怜老父的料算再一次落了空。当初红头发婆家中的龙气才初露端倪,那边早已惊动了朝廷。因钦天监发现东南方向有客星犯帝,皇上怕得要命,据说反王的龙脉一旦走势顺利,就要变成真龙天子,因此皇上急急限令破解。但钦天监望来望去,那个方位白天总有一片乌云遮挡,夜间又有一片黄云掩饰,具体地点怎么看也看不灵清。

事有凑巧,红头发婆的姑母多年不来娘家,这天偶然进门,看到娘家屋里大白天有一只乌鸡娘哺在灶梁头上,觉得不大对头。夜里又见一只黄狗睡到栋楼上,便再也忍不住了,赶紧对哥哥说:“有句老古话‘天翻地覆,黄狗上屋;家破人亡,鸡娘上灶。’现在你家里都对上了号,祸在旦夕啊!”

哥哥平时倒不觉得,此刻经妹妹一说,竟然有些害怕起来,连忙杀鸡宰狗,以除祸患。谁知这乌鸡黄狗正是那遮挡皇气的乌云黄云,眼下保护神除掉,钦天监看得一清二楚,反王原来出在浙江诸暨方向。皇帝当即命令丞相出马,速速南下破获反王地龙。龙,本是江海中之神物,但风水先生以山势为龙,称山脉为龙脉,或叫山龙、地龙,硬是将山和龙拉到一起,并且说得活灵活现。皇帝固然有皇帝的龙脉,反王也有一条属于自己的地龙。地龙一破,反王必灭。

丞相率领从人,肩扛踏撬,一路朝诸暨而来。这踏撬原是一种古老的农具,长约二尺,宽许七寸,厚铁锻成,上有粗木短柄,须脚踏使用,故称踏撬。以前老百姓用踏撬踏补田塍漏洞,对着漏洞贴烂泥的一撬踏下去,田塍烂泥紧紧粘合,漏洞补好,田里的水就不会再漏出来了。或者在田塍埭边依次踏过去,田塍会更加牢固耐久,此乃踏撬之原始用途。又据相士说,踏撬可以踏龙脉破风水。因此丞相这次前来执行任务,踏撬是最重要的工具。

然而,一班人马翻山越岭,涉水过河,踏来踏去踏过了许多地方,总是踏不出名堂。时间过去了好几个月,众人已是心灰意冷,只怕着怎么去向皇上交代?

这天下午,踏撬队伍在诸暨城北姜陇山一带又瞎忙了一阵,仍然无果。大家灰头土脸,无精打采,看看天色将晚,丞相开言道:“该踏的地方都踏过了,我也无能为力,明天回朝复命去吧。”

大伙儿走下山来,经过郦家湾边沿的那个小山塘,就是女王家的龙脉所在,塘很小很小,但一汪池水,清澈见底。大家想着洗一洗弄脏的手脚和带泥的踏撬,然后回城。丞相领头走到塘边,顺手放下踏撬,正想洗手,忽听“咔嚓”一几奇怪的响声,小塘中的水霎时间混了起来,继而涌起阵阵血泡,一会儿满塘尽染。丞相先是一怔,转而惊喜万状。原来反王地龙就躲在这小小的山塘之中,刚才一踏撬下去,被我无意中铡断了地龙龙脉,满塘混水,便是龙血了。想不到阴差阳错,“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真是天意也!一班人顿时欣喜若狂,急急回朝报功去了。

据说皇帝龙颜大悦,重赏了丞相等人,又把姜陇改名僵龙。当然,姜陇人极不愿用这个倒霉的名字,以村庄山脉皆靠近浦阳江为由,而自称江龙,并一直用到如今。

又据说事事连锁,君王既绝,大将亦破。这年天旱,家七家八想在阴水坞底开个小塘,以便蓄水灌田。这阴水坞位于渔橹山南面金门槛下,坞底泉水清凉甘甜,常年不涸,用阴水坞泉水烹茶煮饭,是孙家人的福。阴水坞水又是农家人的宝,坞中层层梯田,都是绝好的秧田,从前大侣湖中水田易涝,大水一淹,不知道几时才能种田,但有了这阴水坞秧田,便不用担心秧苗过时了,因为阴水坞底凉水灌溉过的秧苗,发育缓慢,一般不会超龄。

却说家七家八开挖山塘,说来也怪,这山塘白天开好,晚上满塞,总也开不好。有人说其中必有鬼神作怪,家七家八不怕鬼神,半夜里前去偷听,果闻得有言语之声。好像在说:“哼!要开塘破我,休想!除非白狗血、扁子婆。”这“扁子婆”就是上面说过的踏撬,可见踏撬是一件何等样的法宝。

次日,家七家八果真取了白狗血往山塘中一淋,又使用踏撬挖土。灵气破灭,塘越开越深。正在高兴之刻,忽然一对石人冲天而起,惊得家七家八目瞪口呆。传说家七家八就是这对石人的化身,可惜石人双眼未开,功夫尚未修成,不然的话,和姜陇女王一同打天下,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这下糟糕,红头发婆既死家七家八之手,家七家八也自己破了自己­­­——这一切都是天数!

 

第五节 阴水坞指点石人塘  门堂里寻觅石捣臼

 

民间故事总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既有历史的影子,也少不了附会和神化,甚至玄虚。其实,所谓风水龙脉等等,都是后人添加进去的东西,经过代代相传,越传越神罢了。想必石人塘里挖出过两块略像人形的石头,也说不定先民在那里埋下过二具石刻人像,被家七家八挖了出来,但家七家八绝对不会是石人的化身,当然也不存在自己破了自己。然而,阴水坞底确实有一个小小的石人塘,正是当年家七家八挖出来的那个小山塘。只可惜这宝贵的古迹没能够保存下来,1970年秋冬,阴水坞造了一个小水库,石人塘刚刚被淹没在水库底下。从此,人们只能在怀念之余,依稀指点出它的位置。

要说家七家八这俩兄弟,也确确实实地存在过,他们非凡的武力和传奇式的故事,也确确实实地令孙家人谈起来眉飞色舞,而且自豪之情人人溢于言表。古老的门堂里台门曾令多少青年小伙子敬慕,家七家八从姜垅戴回来的两只石捣臼,几百年来也曾一直骄傲地摆在门堂里天井中。遗憾的是,门堂里台门历经风霜,越来越破,已于数年前分拆改建。那么石捣臼呢,石捣臼哪里去了?石捣臼破了,破得只剩下两只捣臼底,虽然如此,但却是家七家八遗留下来的唯一的历史文物,此刻正静静地躺在屋后的泥土中。听说要为石捣臼拍照留念,族人们七手八脚地将它挖了出来,还有几块分离的碎片,好像也要高兴地前来聚合,以帮助见证那段古老的历史。

家七家八的后代中,有一位阿生爷爷,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位气力过人的好汉。民国年间在杭州城隍山当挑夫,健名第一。正因如此,阿生爷爷平常时候尽可逍遥自在,轻易不用出手,倘遇一般人难能搬运的货物,便请他出来。只见他微微一笑,挑起千斤重担轻松地迈开大步,看上去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众人莫不佩服,当然工钱也就高出许多了。阿生爷爷为人忠厚老实,温和善良,且勤劳俭朴,从来不怕吃力。1960年代后期,阿生爷爷已是年逾古稀,满头白发,但依然身板硬朗,面透红光,好像浑身都是力气。夏秋收割季节,他乐于为生产队做挑夫,整天挑谷担不在话下。这时候,田头的老农们又会向小儿辈讲起那古老而动听的家七家八故事。(根据孙秋桥等村中耆老早年口述整理)

 

 
     
评论区         
 

用户名:
评论内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申明 |  联系方式 |  收费标准 |  友情链接 |  管理入口
版权所有:孙家人    苏ICP备16066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