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地孙氏   孙氏渊源   宗族文化   各地祠堂   谱序祭文   修谱素材   历代名人   近代名贤   家谱档案   墓志铭   在线留言   论坛
网站公告
 
孙氏家谱网顾问团名单
中华孙氏书画名家 网络书画展
孙弘展作品展销
我们可以提供的家谱复印件目录
孙氏家谱网联系方式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各地孙氏
北京市
天津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内蒙古自治区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省
上海市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海南省
重庆市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西藏自治区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台湾省
香港特别行政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海外
其他
宗族文化         
 
为什么《孙子兵法》全书不见“忠”字
来源:网络
作者:不详
2018-05-29
评论:0  点击:107

《孙子兵法 - 地形篇》中,孙子写道:“进不求名,退不避罪,唯人是保,而利合于主者,国之宝也”,指出统兵将帅要舍生忘死地忠于职守,忠于国君,这是一条极其严格的品德要求,只有这样的将帅才是让国君放心的栋梁之才。孙子后裔孙膑写道:“一曰信,二曰忠,三曰敢。安忠?忠王;安信?信赏;安敢?敢去不善。不忠于王,不敢用其兵;不信于赏,百姓弗德;不敢去不善,百姓弗畏”(汉简《孙膑兵法/篡卒》),认为将领必须做到“忠”字,孙膑无疑是把忠列为第一位的。但是,在兵法十三的首篇《计篇》论将五德时,孙子只说“智信仁勇严”,唯独不提“忠”字,作为兵家鼻祖的孙子在论述将德时如此忽略“忠”字,不是很奇怪吗?不仅如此,《孙子兵法》全书也不见一个“忠”字。仔细品读十三篇,可知有多处文字涉及“忠”的概念,例如《作战篇》“知兵之将,生民之司命,国家安危之主也”,《谋攻篇》“将者,国之辅也,辅周则国必强,辅隙则国必弱”,《九变篇》“君命有所不受”,等等。所以,也许当初人们曾经认为,《孙子兵法》应另有专门论将的一篇,其中不可避免地用到“忠”字,最终为了回避“忠”字,才忍痛将《论将篇》拆散,化整为零编入其它篇中。然而,翻遍了《孙子兵法》十三篇,均未见孙子专门论述战将应该如何忠于君子,忠于自己的国家,

 

孙子为什么如此回避“忠”字呢?孙子之所以尽力回避“忠”字,原因是吴王阖闾弑君夺位属于大不忠之事,而《孙子兵法》要献于吴王阖闾,自然应该回避“忠”字,以免触怒龙颜,招来不必要的麻烦。现在看来,兵法十三篇专为晋见吴王阖闾而著,《论将篇》根本就不可能存在。若专辟一篇论将,大有自我夸示之嫌,属于过头的话,于自荐效果有害无利。

 

孙子的回避行为表现得极其谨慎。例如,《九地篇》“投之无所往者,诸刿之勇也”,大意是,把一个人逼到再无退路的境地,在求生欲望的驱使下,他会迸发出象专诸和曹刿那样拼命一战的勇气。专诸的成名是刺杀王僚,帮助阖闾成功夺取王位,而专诸自己则死于乱刃之下;曹刿之勇源于齐鲁柯地会盟时,曹刿仗剑劫持齐桓公,要挟齐国归还侵占的鲁国失地。相对比较起来,专诸之勇是必死之勇,因为刺杀王僚后,王僚的卫兵们必然全力斗杀专诸,否则就会因保护君主不力受到严厉惩罚;而曹刿之勇是必生之勇,齐桓公被迫答应曹刿的条件,为维护信誉,不可能反悔,更不可能加害曹刿。只是到孙子时代为止,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专诸式的著名人物,孙子无奈只好举专诸为例,为了避免刺激阖闾,又不得不拉上曹刿陪绑,因而才有“诸刿”这样一对并不十分相称的配伍。

 

吴王阖闾姓姬,原名单独一个“光”字,姓名合称“姬光”,大有周武王“姬发”之意。因是公族子弟,故世称“公子光”,弑杀王僚夺位之后改名为“阖闾”,由此可见其对弑君夺位之事颇多忌讳。“阖”字本意是门扇,引申为关门;“闾”字本意指住在一起的二十五家百姓,引申为“里弄、里巷”之意。古时候里弄、里巷仅设一个出口,出口处设大门,因而“闾”字又指里弄大门。“阖闾”意为“关上大门”,既可理解为“加强内部团结”,又可理解为“家事不可外扬”,进一步暗示出吴王阖闾讳莫如深的心理。孙子对此心知肚明,但一时又未能完全把握吴王阖闾能容忍多大程度的忤犯行为。因为孙子大战略的实施,必须由孙子亲自操作,必须完全按照管仲辅佐齐桓公那样的方式行事才能顺利实现。孙子自己只是由引荐的外来户,伍子胥的最初目的是借兵复仇,当然于吴国也十分有利。因此,孙子很难得到吴王阖闾百分之百的信任。汉简佚文《吴王问》记载吴王询问晋国六卿灭亡及大政归属之事,怕是就已经暗示出吴王阖闾担心大权旁落的心理。吴王阖闾要把吴国完全交付给孙子去大干一场,那么孙子就必须敞开肚腹,先示以赤心,这不可避免地要涉及到“忠”字,阖闾能容忍随便提及“忠”字吗?

 

除了捅天以外,世间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世间事更难不倒孙子。吴宫教战一事是孙子揣摩吴王阖闾心理、把握其对忤犯行为容忍限度的一次成功试验。汉简孙子佚文《见吴王》多有残破,但关键文字基本被保留下来。当孙子石破天惊地提出可用妇女演试兵法时,吴王阖闾好奇心大发,立刻回答愿用妇女做试验。接下来孙子分析说:“妇人多所不忍,臣请代……”,以后文字残失,结合上下文,大意是说:用妇女演试兵法,让人于心不忍,我想亲自为将,指挥演练,妇女们可能要吃些苦头。吴王阖闾的答话已经残缺前半句,只留“……畏,有何悔乎?”几字,大意是:只要演好兵法,有什么可后悔的?孙子进一步请求“然则请得宫……”,后文残缺,结合《史记/孙子吴起列传》的相关记载,大意是:我想用大王您宫中的宫女们试验,并请大王您的两位爱姬出任卒长(队长,百人为卒),以便指挥。实际演练时,在孙子三令五申宣明操练纪律之后,宫女们仍然嬉闹不止。孙子不得不再次喝住乱作一团的宫女,严肃地警告:“兵法曰:弗令弗闻,君将之罪也;已令已申,卒长之罪也。兵法曰:赏善始贱,罚[恶始贵](汉简孙子佚文,行不择路参考文献及文意补全)”。最后孙子大呵一声,下令执法司马把参与嬉闹的两位队长捆赴法场,就地正法。唬得在台上看热闹的吴王阖闾赶紧派人传话,为两位美人求情。孙子则回答道:“臣既已受命为将,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臣请谢之。”大意是:我已经被任命为将领,将领在军队中,对于君主的命令可以不服从。结果,两位美人的怨魂只好含泪离去。之后,军纪顿行,很快,一群弱不禁风的宫女就变成肃容执戈、赴烫蹈火不皱眉头的战士。孙子于是派使者回报吴王:“兵既整齐,王可试下观之。唯王所欲用之,虽赴水火犹可也。”结果,吴王阖闾却落落寡欢地回答说:请将军回家休息吧,寡人不想看了(《史记》)。至此,孙子成功探得吴王阖闾的容忍限度。

 

实际上,在孙子请求用吴王的爱姬出任队长的那一刻起,就已注定两位美人必死无疑。从未听说过妇女练兵之事的宫女们,初试兵阵免不了嬉闹,两位美人依仗吴王的宠爱更会认为,演兵不过一场游戏而已。因此,孙子要成功演练兵法,必然要启用军法约束军纪,首当其冲的自然是两位美人。孙子正是要用“以法处死吴王阖闾的两位爱姬,再观察吴王阖闾的反应”的方式探知吴王阖闾的容忍限度。当然,用现代人的观点看,孙子的作法未免阴刻,但其中未必不含以此“规劝吴王阖闾少贪安逸,多图大事“的一层意思。

 

吴宫教战完成之时,孙子从吴王阖闾的落落寡欢的神色之中,读出吴王阖闾多有逆鳞,“忠”字正是其深达腹心的一片,万万摸不得,就是看也只能扫视而已。最终导致在破楚大战时,孙子无丝毫可能以忠为本坚请全权统率吴军,进而启发大战略,实现一匡天下的宏图。中国的历史,在此就因一个“忠”字转变了方向。

 

以上看法不一定准确,愿诸位高贤指正!

—————————————————————————————————————————————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评论区         
 

用户名:
评论内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申明 |  联系方式 |  收费标准 |  友情链接 |  管理入口
版权所有:孙家人    苏ICP备16066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