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地孙氏   孙氏渊源   宗族文化   各地祠堂   谱序祭文   修谱素材   历代名人   近代名贤   家谱档案   墓志铭   在线留言   论坛
网站公告
 
查家谱请上孙氏家谱网
孙氏书画家翰墨寄情,共抗疫情
《二十五史中的孙氏》简介
孙氏家谱网顾问团名单
这些年,那些事
孙氏家谱网功德榜
我们可以提供的家谱复印件目录
孙氏家谱网联系方式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各地孙氏
北京市
天津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内蒙古自治区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省
上海市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海南省
重庆市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西藏自治区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台湾省
香港特别行政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海外
其他
   
 
康朗火烧白云寺
来源:《印象故园》
作者:孙诗明
2019-09-28
评论:0  点击:2008
      在埔塘村,流传着康都堂火烧白云寺的故事。

在埔塘村的后壁山—螺岗峰的东北方,有一处几块巨石叠成的洞府。巨石之上经常白云缭绕。故称白云岩。白云岩洞府方正、宽敞、石洞府后有一夹缝,人侧身可过,内另有较小石头室。洞府东侧有岩井,深不可测。掷石入井,只听见石块滚动撞击井壁的响声,许久、似听见石块落水之声。由此可推断,岩井深不可测。据传,有一樵夫,在石室休息,不慎把扁担掉落岩井中,后来竟然在洛阳江边捡回其扁担,所以,人们说,白云岩的岩井通洛阳江。

 

这山林中幽静的洞府,自然是修建寺院的绝佳选址。据载,宋时就有一高僧道渊于此诛茅结屋,且“戒律清苦”。后来,这里发展成规模宏大的白云岩寺。据说,凡是称得上“岩”的寺庙,那寺庙必有得道和尚的踪迹。

 

康朗的家在坑柄(现称五音村)。坑柄与白云岩同一支山脉,距文笔山不远。受惠安风水圣地文笔山的辐射,坑柄、大坪、庄内、杨厝人才辈出,康朗小时候,在白云岩附近的塾馆读书,塾馆在白云岩的西北方,至今尚有片石、残壁。他闲暇之时常到白云岩玩耍。

 

有一天,康朗又到白云岩寺玩耍。玩得正高兴,忽见一个铜钟悬挂在走廊的横梁上,钟绳垂下,他顺手扯一下钟绳,敲响悬钟。清脆的钟声在山林中回荡,格外清脆悦耳。忽然,从洞府深处走出十多个妖艳的妇女。原来,这寺庙的和尚竟然私养妇女,供其淫乱,听到钟声,洞府深处的女人们以为开饭时间到了,纷纷走出密室。野和尚见事情白鹿,气急败坏慌忙把这些女人赶回密室,有的和尚则追过来要抓康朗。小康朗见这帮和尚气急败坏,暴跳如雷,知道闯下大祸,如不快跑,必定要吃大亏,他拔腿就跑,和尚紧追不舍。这时,山道上出现行人,康朗借机从田螺山的峭盘滑下,和尚不敢发作,只得怏怏而退。

 

康朗回过头来,高声大喊:“野和尚,待我日后出头(科举成名),一定要来铲平这座淫寺!”

 

康朗惹祸上身,不敢告诉家中父母,又不敢到白云岩边的塾馆,便托故转至葛山馆求学。他自此之后,更加勤奋攻读,立志要争得出头之日,铲平淫寺。有志者事竟成,明嘉靖乙未科(1535年)高中进士。

 

白云岩寺的和尚得悉康朗高中进士,心中非常恐惧,忙派人送去厚礼,请求康朗高抬贵手。同时,又亲赴康朗老师家中,请求老师劝康朗手下留情。

 

在封建社会,有尊师的良好习俗,甚至提到“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高度。学生科举成名,回乡喜庆,首先要拜恩师。康朗老师知道学生高中进士,并已启程要来拜谢,就在家中门口摆下香案静候。他左等右等,直至中午时分,康朗才匆匆前来拜谢恩师。

 

原来,康朗估计野和尚会去请求恩师,劝告他不要铲平白云岩寺,如果老师开口,他就不好再下手,康朗违反常规,不是先去拜谢恩师,而是带人径直到达白云岩寺,一把大火把白云岩寺庙烧得精光。

 

白云岩的周围直至解放初期尚能见到瓦砾,而寺庙已荡然无存。

和尚作恶,寺庙何罪?!

 

同是白云岩,宋时高僧戒律清苦,明时恶僧藏娇淫乱。白云岩无辜!

埔塘孙氏当然赞同惩治作恶的和尚。但对康朗烧毁白云岩寺的做法,不敢苟同,人们在流传康都堂火烧白云岩寺的同时。还流传着康都堂与李天官的故事。

 

康朗,字用晦,号盘峰,明嘉靖乙未科进士,历刑部主事升郎中,浙江按察使司,升广西(右)参议,山西(右)参议,山东副使,江西左参政,升按察使,晋都御史,升副部御史,巡抚湖广、贵州、兼督抚湖北、川东等地。惠安人习惯称康都堂。

 

李恺,字克谐,号抑斋,螺城人,明嘉靖壬辰(1532年)进士,历授广东番县令、吏部稽勋司主事、郎中,兵部车驾司郎中、湖广按察司副使,惠安民间称李天官。

 

据传说康朗与李恺是姑表兄弟。李恺的母亲是康朗的姑母。李恺家中原先经营着一家小酒店。康朗的父亲职业是“司公”(法师)。

 

有的书上介绍“五音村”的来历时说,泉州黎太守到坑柄拜访康都堂,看到康氏祖祠有金龟镇住水沟口,认为“金龟塞水口,纱帽九十九”,意思是坑柄村康氏世代仕官,层出不穷。黎太守便出坏主意,诓骗康都堂把金龟打掉,取石料建五音塔。五音塔建成后,坑柄康家的风水被破坏,坑柄村许多人以“司公”(法师)为业。

 

民间传说,康朗的父亲在康朗小时候已在做“司公”,并非康朗出人头地、黎太守颇金龟穴才出“司公”。也许是误传,也许是原来已有“司公”行业的基础,黎太守破坏康家风水之后,坑柄村的司公业更为盛行。

 

据传,康朗中进士俾李恺晚,但仕途更为顺利,对李恺时有关照。兄弟俩关系时分密切。李恺刚入吏部,称“天官”,在惠安县城关立天官牌坊。

 

康朗、李恺同朝为官,春风得意,光宗耀祖。一天,兄弟俩相约到酒家饮酒。

酒至半,康朗兴致正高,脱口喊道:“李婆进酒!”李恺非常不满,心想:“我的母亲是你的亲姑姑,姑侄同姓,她那样的痛爱你,你竟如此刻薄无礼。”李恺也顾不了许多,便随口应道:“康兄抖一下!”康朗的父亲是司公,司公进入角色时,往往有“抖一下”的动作,康朗闻言大怒,他觉得“没有我康朗竭力扶助,哪有你李恺的今天辉煌。况且,天上天公、地下母舅公,你竟然出口侮辱母舅!”俩人都憋住一肚子,脸红耳朵赤,不欢而散。

 

康朗越想越气愤,上朝时,竟然启奏:“李恺未当天官,竟在家乡先立天官牌(坊)。”康朗这一气,竟不顾亲情,不计后果,未当天官,先立天官牌,乃旨,可定死罪。皇上闻奏,龙颜不悦,“李恺未当天官,先立天官牌,应予重处。但当时保举李恺者是你康朗,而今弹劾李恺者也是你康朗。”皇上正在气头上,降旨:“卿无事免进朝。”

 

据说,康朗为此有一段时间郁郁不得志。

据县志载:“康朗廉洁奉公、政德孚著”。百姓夸他为“康夫子,石圣人”,官吏评价他,“严正如包孝肃,忠诚如司马君实。”以上两个传说,也许是误传,也许是性格的另一面。

 
     
评论区         
 

用户名:
评论内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申明 |  联系方式 |  收费标准 |  友情链接 |  管理入口
版权所有:孙氏家谱网    苏ICP备16066759号-1